运价回落、舱位宽松,海运价格的拐点来了吗?

日期:2022.06.08    浏览次数:13


运价回落、舱位宽松,海运价格的拐点来了吗?

 


仅仅过去一个季度的时间,除了依旧捉襟见肘的卡车运力。曾经稀缺的舱位、难以预测的时效、上扬的运价,一切都变得有些不一样。


一、悄然回落的海运价格

4月22日,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(CCFI)如期更新,报3109.78点,环比下降0.6%。CCFI在2021年四季度创近几年新高之后,从2021年12月开始拐头向下已经十八周有余。CCFI起伏的背后,是22家市场份额前列的中外船公司,每周海运费涨跌的合集。
浙商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9年疫情前到2021年7月,全球贸易中超过80%的货物通过海运完成。而中国对外贸易进出口货物对于海运的依赖远甚于此,高达94.8%。
因此,在二级市场的分析师眼中,CCFI则是讨论跨境电商行业景气与否时,用来交叉验证的高频数据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运分析师告诉雨果跨境,海运价格的飙升,其实也是国际贸易繁荣的集中体现;运价总是伴随着单量螺旋上升。
一个客观事实是,40HQ高柜的加权平均价格从2021年一季度的约6000美金/柜,飙升至2022年一季度的约15000美金/柜,近期又回落至10000美金/柜附近。在2021年的大多数时间里,高柜的价格都在上涨。最疯狂的时期,20000美金的柜子也屡见不鲜。
只不过,海运费用的持续走高,确实对跨境卖家的利润造成不同程度的挤压。据不完全统计,有8家上市且已经公布2021年财报或一季报的跨境卖家,营收保持增长,但利润率下滑;在他们财报的《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》章节中,均能看到诸如“受海运费用高企影响”的字眼出现。
大卖如乐歌,海运费占其2022年一季度跨境电商业务营收的14.45%,同比增加8.43%。为了熨平高运价对利润的进一步侵蚀,乐歌斥资3260万美元换来一艘运力1800TEU(国际标准集装箱单位),计划在2023年一季度交付的“期船”。一番操作中,乐歌对未来运费走向的预判不言而喻。
与大卖不同的是,更多长尾的中小卖家多数则被动地等待拐点出现。2022一季度航运价格的趋势性下行,让他们原本悬到嗓子眼的心,落回到了胸口。至于现在是CCFI下行周期的中继,还是运价再次拐头向上的“前夜”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得而知。毕竟预测未来海运费用的走向,本就如同占卜或算命一般;既是一门玄学,也是一门哲学,甚至在某些方面也可以视作一门“科学”。

二、缓慢抬升的利润率
对于一些卖家来说,积极的改变从4月船公司的舱位宽松开始。不止是舱位宽松,一些货代报出的开船频次也不如去年那般高频。发现之前保持长期合作关系主打性价比快船的货代公司,开船频次从去年的每周一次,转变为如今的每两周一次。
2021年美西航线最拥堵的时期,有一批货曾经在太平洋靠近西海岸的地方,飘了接近1个半月才成功在长滩港卸货。但是,卸货只是噩梦的开始。
从长滩港的码头到转运中心,由于卡车运力的错配,短短十几公里内的路程,在那段时间里,几乎要分掉50%的干线运输费用。这段路也是制造拥堵和吞噬时效的“元凶”。2021年9月,长滩港和洛杉矶港等待卡车装卸的时长一度超过一个半小时。
更加难以解决的矛盾是卡车司机的缺口。根据美国卡车运输协会的数据显示,2021年美国卡车司机的人数缺口超过8万,创历史新高。同时,美国卡车运输协会估计,到2030年美国卡车司机缺口可能会突破16万人。
仅仅过去一个季度的时间,除了依旧捉襟见肘的卡车运力。曾经稀缺的舱位、难以预测的时效、上扬的运价,一切都变得有些不一样。在经历了2021年“航运大拥堵后”,4月海运时效的积极变化时,除了透露出的欣喜之外,更多则是对变化背后原因的疑惑。往年随着Prime Day备货旺季的临近,总会或多或少出现运价上升和舱位紧张的情况。

如今,这两项贯穿2021年的前提,都在2022年的春节后开始逐渐瓦解。
首先,运力不再是稀缺资源。国际海事分析机构sea-intelligence通过分析全球60余家主要班轮公司后,得出了一个结论。自从2022年2月初以来,亚洲至美西航线部署的运力每周都在增加。高峰时期的运力超过了10万标箱,远高于2017-2019年的平均水平。预计2月1日至4月23日期间,每周的运力将达到36.39万标箱。
如果不考虑价格因素,从进出口物理数量看,中国3月进出口同比都出现大幅的下降。海关监管货运数据显示,3月中国出口货运量同比下降52.3%,而进口货运量同比下降15.1%。
中国出口货运量的减少,在4月依然没有明显恢复的迹象。根据SONAR的数据显示,从4月6日起,截至4月15日,中国港口的集装箱出口量下降幅度超过31%。并且,由于进入美国卡车运输和多式联运网络的货物量减少,这种货运量的放缓也将影响美国陆地的货运市场。
另一个小众的事实是,2022年一季度美国长滩港的集装箱吞吐量继续创了历史新高。数据显示,2022年第一季度,长滩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246万TEU,比2021年同期增加了3.6%,这是该港口历史上最好的一个季度,比2020年第四季度的纪录增加了55000 TEU。这组数据的隐藏含义是,长滩港上的集装箱中,来自中国的集装箱比例在逐渐下降。
根据越南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,越南2022年3月份进出口总额为673.7亿美元,环比增长38.1%。其中出口额为347.1亿美元,环比增长48.2%,同比增长14.8%。2022年第一季度,越南货物进出口总额达1767.5亿美元,同比增长14.3%。其中,出口额为891亿美元,同比增长13.4%。越南工贸部表示,2022年一季度美国是越南最大的买家,收入为255.7亿美元。这也侧面印证了从2022年3月开始,有部分外贸订单加速从中国流向东南亚的讨论猜想。

三、结语
在疫情带来的物理封锁,以及一些难以描述却广为人知的原因之下。一个可以看见的事实是,目前一些城市无论是内需还是外贸,都陷入了暂时性的停摆。正如尼采所说——我爱那一种人,他们不向星空的那边寻求没落和牺牲的理由,他们只向大地献身。